从王思聪陪玩、青春有你2聊一聊互联网营销!

2020-05-15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|

前几天王思聪陪玩的新闻瞬间在全网刷屏,可以看得出比心陪玩的那条“陪练白皮书”社会化营销广告非常成功。

王思聪和比心的关系通过企查查不难发现,比心在2016年的时候拿到了网鱼网咖5000万的天使轮投资,王思聪的普斯持有网鱼8.89%的股份,而比心的另一股东黄锋也是网鱼网咖的实际控制人和受益人。

王思聪已经一年没发微博了,忽然复出打广告显得低级,而通过连“王思聪都陪练”热炒话题,显得有趣味性和争议性,让比心瞬间获得了巨额流量和下载,站着把钱挣了。

陈亮途在《社会化营销》一书中就有对这个例子很好地诠释:创意不需要复杂,简单就是美;创意不需要逻辑,但是要达到“哇”的效果。受众觉得新、惊奇、好玩就是创意。

前段时间《海底捞》也上了热搜。原因是“海底捞道歉”。我点进去一看,原来是之前涨价,现在又降回来了。

前段时间复工,大家在家憋久了,都想去吃香的喝辣的。海底捞瞅准这个时机让自己上了热搜。疫情期间,所有餐饮都不好过,海底捞靠20亿度过特殊时期,复工后选择涨价也情有可原,根本算不上什么负面信息。但先涨价后降价,在自己发个道歉声明,这操作就很牛X了。直接收割一波关注度加民众好感度。

《青春有你2》,说实话,作为一个直男,我对这种选秀节目并没有什么兴趣。但因为它太火,忍不住让我研究一番。

我发现这节目本身是一个“搞笑节目”,不是选秀节目。不少选手真的是“纯”素人,一点唱跳功底都没有,真的有点像“幼儿园”才艺展示。尤其那个“淡黄的长裙”颠覆观众对女团选人的理解。大家茶余饭后嬉笑怒骂,一边讽刺女团水平可能还没自己高,一边忙着给喜爱的选手投票。

但从爱奇艺角度来看,目的达到了。作为综艺节目、选秀节目,根本不怕挨骂,怕的是没人骂。

据说《青春有你1》是爱奇艺用心做的,选手平均水平很高,可惜凉的没人看。因为没讨论度就意味着你出不了圈,没收视率。

giao哥在直播曾经透露自己一年能赚一千多万。当时,弹幕里打出很多个“???”。他淡定地说1000万哪里算多啊,你想想我每天打开私信挨多少人的骂。像他这级别的网红,可能一天挨的骂可能比普通人两辈子都多。

负面营销这点其实和广告学问里的“病毒营销”有点像,广告是产品你别骂,但我的广告词你可以随便骂。

脑白金的那句“今年过节不收礼,收礼只收脑白金”基本每年都要登上最令人痛恶的10大广告语前三甲,但仍然不妨碍它的销量神话。

爱奇艺这点研究的其实挺透彻,他们知道要捕捉那种让人“容易上头”的句子,《有嘻哈》第一季故意弄个freestyle,第二季就整出个skr,《青你2》来了个“淡黄的长裙,蓬松的头发”,当然这句话能火我觉得是意外之喜,但就是这句话让节目的收视率不再停留饭圈。

你在研究下当下的网红,不难发现,每个网红背后都有一个洗脑的句子。giao哥能火很大程度也是那句“一给我里giao~giao”;寒王-你的寒王,无限猖狂;郭老师-你在无中生有,暗渡陈仓.....;还有一个忘了谁的,点个双击么么哒。

大学时候,我很喜欢看营销相关的书。当时觉得这种纯理论性的概述,实现性不高。但现在回头再看,比心也好,海底捞、青你也罢,事件背后,还是离不开书本上的理论框架的。

他们都知道分析用户,比方性别、年龄、兴趣爱好、喜恶状态以及当下环境,他们实在太清楚用户想看什么,不想看什么,怎么“煽动”大众的状态。

相比于传统媒体,渠道的输出其实都是单方面传播型,基本都是“你说我听。”但是在这个“娱乐至死”的互联网营销时代,新媒体必须注重交互性,最好是“我说完,大家一起讨论”。你弄的“东西”得让我吐槽,得让我玩梗,得让我“恶搞”。

互联网信息是去中心化的传播。每个普通人都是信息节点,都有可能成为意见领袖,和用户做朋友这个观念转变,是因为今天不是单纯卖产品的时代,而是卖参与感。

你出个东西,正正规规的,我都没什么好吐槽的,我会有参与感吗?大众最激情亢奋的情况,就是我们一起参与,而且矛盾反差越大,效果就越强烈,我必须抒发我这么多年来的学识、意见以及优越感。

 
QQ在线咨询
售前咨询热线
023-63612427
售后服务热线
023-63612876
返回顶部